ole7中文网站
  咨询电话:15519310810

ole7官方客服

全聚德的转型在IDG年两次清算缩减后收效甚微.|IDG新浪财经uuuuuuu

    《长江商报》记者陈妮羲154岁进入全聚德品牌老化“后遗症”时代。2007年上市时,20亿美元的收入已经成了全聚德不可逾越的削减。最近,IDG资本管理(香港)有限公司收到了减股计划通知函。IDG持有全聚德1736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63%。这是IDG资本第二次减少,比上次减少不到三个月。这种减少仍然是一种清算,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资本市场对全聚德的态度变化。受此影响,全聚德的股价一路跌至11.82元/股,总市值36.46亿元,此前,长江商报发布。与今年的峰值相比,市值蒸发了20亿元。事实上,全聚德的生活今天不太好。自2013年以来,其收入和利润没有显著增长。2018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该公司2018年第三季度的净收入和利润都出现了下滑。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仅为5.1亿元,比去年同期低10.7%。面对成绩的下降,全聚德也试图改变,但都以匆忙告终。上周,《长江商报》的一位记者就全聚德的业绩不佳和股东离职一事向全聚德发出了采访提纲,但对方没有回应。来北京的游客,即使不吃饭,也要带两只全聚德回去。在外国游客看来,全聚德烤鸭是北京之行的象征。在老北京人看来,“北京的当地人几乎不吃全聚德。大东烤鸭和一些老烤鸭店比较受欢迎。“熟悉全聚德的人都知道,它的生意很简单。烤鸭通常在烤箱里卖200-300元,外加10%的服务费。全聚德在2007年上市后,凭借着中国著名小吃金字招牌,其年均增长率也达到了20%。全聚德自2013年以来收入和利润没有明显增长。2012年至2017年全聚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9.44亿、19.02亿、18.46亿、18.53亿、18.47亿和18.6亿,净利润分别为1.66亿、1.22亿、1.38亿、1.43亿、1.5亿和1.51亿。2018年前三季度,全聚德的净利润为1.285.78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8%。中国品牌研究所研究员朱丹鹏在接受《长江商业日报》采访时说:“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全聚德的整个品牌和产品都面临着一个非常老龄化的阶段。全聚德曾经是中国著名的小吃,但是经过多年的品牌透支,现在它主要是一家接受旅游的集体餐厅。朱丹鹏补充道:“利润自然不会上升,在此基础上,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首先,销售一定不好,年复一年,利润也会下降。可见,随着居民消费和商业消费的逐步减少,旅游团伙的膳食水平偏低,对旅游团伙的利润影响很大。另一方面,产品、品牌、运营和型号的老龄化也会使得它们的销售额逐年下降。结果,它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转换已经失败了很多次。增长乏力成为全聚德头上的乌云,令全聚德的股东深感叹息。全聚德2013年业绩下滑,营业收入19.02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13%,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7.62%。从那时起,股东的利润就很难保证了。据《长江商业日报》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两者的净收入都下降了。数据显示,第三季度收入为4.87亿元,同比下降6.33%。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1亿元,同比下降10.7%。前三季度总收入13.63亿元,同比下降1.49%,全年净利润1.29亿元,同比下降3.81%。面对停滞不前的表现,全聚德也在努力在转型中取得突破。2016年,外卖平台Duckling Brother正式启动。但是,直接外卖、高价格、低品位的交通使得它无法与美联和饥饿的祖国的平台上的公平价格餐饮竞争。根据2017年的财务报告,外卖业务只持续了一年多,收入36万元,亏损243万元。全聚德停止了生意。全聚德则试图转变为休闲餐饮。2017年3月,全聚德宣布计划收购北京汤城厨师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一定比例的股份,以补充其新的休闲餐饮业。然而,收购计划以失败告终。同时,随着北京餐饮业的快速发展,全聚德的竞争对手不断涌现,一些最重要的品牌在市场吸引力上已经赶上甚至超过了全聚德。朱丹鹏说:“当行业方面正在老化,而消费者方面没有购买时,资本方面必须表现出相对较差的反应。由于资本方面的核心需求是利润,没有快速而丰厚的利润,就不能满足资本方面的需求,会被资本抛弃。这是正常的。清华大学快速营销研究员孙伟在接受《长江商业日报》采访时承认:“资本家对全聚德未来的商业预期并不乐观,因此清仓减仓以防风险。”随着消费水平的提高,人们对餐饮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越来越高,越来越多样化。全聚德要想在凤凰涅磐上腾飞,就必须加强菜肴的开发,不拘泥于传统的北京烤鸭,还要加强服务体验,为消费者提供具有竞争力的“北京特色菜,好体验”。如果全聚德不提升其产业、质量、服务和模式,其未来的发展将是非常危险的。责任编辑:马丘菊SF186